公告:
详细内容
特朗普政府的科学议程尚待揭幕时间:2019-05-27 17:59:26   浏览量:24

些科学家对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会如何影响美国科研表示担忧。这位已当选总统曾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并将孤独症与儿童期注射疫苗相关联。而他的副总统、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并不相信进化或者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尽管如此,一些科学倡议者警示,不应对特朗普政府将如何处理科研问题匆忙作出判断。

“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华盛顿特区美国大学联合会负责政策的副理事长 Tobin Smith说,“很多人可能是你未曾料到的科学的强烈拥护者。”Smith表示,其中一个案例就是佐治亚州原共和党众议员Newt Gingrich,有传言称他将在特朗普政府担任要职。

作为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众议院议长,Gingrich曾支持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10年的经费翻一番。自从离开国会之后,他曾倡议大幅增加对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其他科学机构的经费支持。

一些政策专家警示,考虑到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活动期间在科学问题上的发言十分有限,现在很难对他在科学方面的态度下任何结论。“他对创新的态度非常积极,但‘创新’是个太泛的词。”马里兰州美国细胞生物学会公共政策和媒体关系主任Kevin Wilson说,“你可以在创新概念上‘跑卡车’,但我们很难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生物医学

特朗普曾说他就职之后的一项优先计划是推翻现任总统、来自民主党派的巴拉克·奥巴马的若干行政命令,包括从气候变化到外来移民等方面的政策。一些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担心特朗普会取缔一项奥巴马计划,该计划授权在美国利用人类胚胎干细胞进行实验。

“这是很可能会发生的事。”Wilson说,“他可能会在就职第一天就干掉这个计划。”

这样的行为已有先例:奥巴马在2009年3月执行了他对干细胞的行政命令,这距离他就任总统不到两个月。通过这样做,他推翻了由其前任总统、共和党的乔治·沃克·布什设下的限制。

已当选副总统彭斯在伦理上反对奥巴马授权用人类胚胎干细胞做研究的决定。“创造人的生命,并因为研究将它们毁灭,这在道德上是错的。”彭斯在2009年3月的一篇报纸评论中写道。“不止如此,我坚信花费数百万名反对堕胎的美国公民的纳税钱来资助那些破坏用于研究的胚胎,这在道德上是错的,因为这些人认为生命是神圣的。”

然而,总体来看,特朗普除了在一个经常被引用的2015年电台采访中提到NIH“太可怕”之外,他对于生物医学的观点很少。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倡议团体“研究!美国”理事长Mary Woolley担心,在生物医学方面的这种沉默表明该领域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并非优先考虑内容。“这个领域的很多研究并不存在争议。”她说,“在这个国家,我们倾向于将进步看成理所当然。”